九幽天帝 第2978章 真是没用体系

九幽天帝 第2978章 真是没用

“幽冥,此事你做得实在是有些太过了!”

对于这断残雪来说,石枫对他所做之事太过。

但石枫,却满是不以为意。

“过吗?”一脸平淡地反问他。

只要能去天空山,只要可以救出萧天亦,这些事算得了什么。

而且,这断残雪,确实没有身为俘虏我觉悟,不对他这么做,他又岂会老实。

再再是打他的那一巴掌,鬼修如今是自己麾下爱将,岂容他人出言羞辱?就算是他的亲生老子都不行。

九幽大帝,那可是出了名的护短。

跟着,他说:“过不过无所谓,心里难受的是你断残雪。

好了,还是那句话,废话少说,你也知道本帝不是善男信女,如果再说一些本帝不爱听的,本帝的手段,会在你身上施展的。

你更应该知道,本帝一向是说到做到!”

断残雪心里冒火,心里憋屈,心在抓狂,真想一掌劈死眼前的这个人。

但是他深知,如今的这个人,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就连一点对抗的力量都没。

他断残雪,此刻只能将这一切都给忍受下来。

这个狠人,什么事干不出来!

“我想知道,我徒萧天亦,到底是生是死!”这时,石枫话音忽地一冷,问这断残雪。

冰冷的话音之中透着命令。

“我算!”断残雪回答,说这两个字时候,仿佛是咬着牙。

随后,便见这断残雪双手于这虚空之中齐齐点动起来,与此同时,只听这断残雪没好气地说道:

“幽冥,如今我已彻底落入你手,你将封印彻底,否则我无法推算。”

“哦,好!”石枫说,跟着便是心念一动。

那道被他布于这片天地的封印瞬间消失。

断残雪的双手十指,还在这片虚空不断点动起来,只见道道指影连连闪现。

紧跟着,一道道玄奥古老的文字,不断地浮现于他的周身。

石枫可感应到,这些玄奥文字,皆蕴含着玄妙的命运力量,真的是玄妙无比。

道道神光,也开始闪现。

不过就在这时,石枫忽然见到,这断残雪的眉头,忽地一皱,那不断点动的十指,也随之一顿。

“怎么了?”见他如此,石枫连忙问他。

心中,顿时产生了不好的感觉。

断残雪没有回答,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

见他如此模样,石枫随即冷声说道:“本帝问你,到底,怎么了?”

“我推算不出萧天亦是生是死。”断残雪面色无比凝重地回答道。

“到底怎么回事?”石枫又问。

“应该是破空那老家伙,动用了什么手段,让我无法推算吧。”断残雪说。

跟着,他仿若又想起了什么,又再说道:“破空老头与天庸老头的关系一直不错,如若破空让天庸施展手段,确实,可躲过我。

若真有天庸插手,天庸与破空联手的话,天空山,我们根本难以找到。”

“此话又是怎么说?”石枫又问。

天空山,他断残雪应该知道在哪。

为何又逃以找到?

“天空山,天空之山,世人皆知,天空山一直悬浮苍穹之上,而他,在破空老人的空间力量下,可穿梭空间,缥缈不定。

我先推算试试。”

紧接着,这断残雪又再施展起他的命运之术。

石枫越来越意识到此事难搞。

特别是天庸那个老家伙也插手的话……

“这老东西,竟连本帝的事也敢插手!下次别再让本帝见到,否则,我先让这老家伙,饱尝烈焰焚烧,生不如死的滋味!”

石枫在心中恨恨说。

若论战力,他石枫如今在这个天恒大陆谁都不怕。

但是那些家伙们的玄异手段,真的很让人头疼。

过了一会儿后,断残雪点动的十指又是跟着一顿,一声低喃:“果然如此!”

“天空山,你也已无法推算?”石枫说。

“嗯!”断残雪满脸认真地点头,说:“跟萧天亦的生死一样,天空山,也被隐去,以我之能,已根本无法推算道。”

“真是没用!”石枫不悦说道。

“幽冥,你……”断残雪真的气。

以他的身份地位、实力修为,天下谁敢这么说他断残雪。

估计全天下,也只有眼前这个人了。

而听断残雪气冲冲地吐出自己名字,石枫对他眉头忽地一皱:“嗯?”

“算了,没什么。”断残雪缓缓地舒了一口气,自己的心强行平复下来。

这家伙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镇定!镇定!

“说你没用,你还不服。”而就在这断残雪刚刚让自己的心平复下来之时,他听到眼前这个家伙,又说了这么一句。

“啊!”断残雪真是抓狂,却又不敢对他当场发作。

他断残雪,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憋屈过。

“呵,这家伙。”望着眼前此刻模样的断残雪,凌夜枫觉得有些好笑。

而鬼修,一直沉默未语,不过一直冷着那张煞白的脸。

也不知道此刻的他,在想什么。

“若是天庸与破空老人联手,还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石枫又问这断残雪道。

“无解。”断残雪说。

他想不到,在天恒,还有人可以破解这两人联手。

“哦,对了!可能那位可以!”紧跟着,这断残雪突然想到了什么。

听他这话,石枫连忙问:“谁?”

“一位古老神秘的存在,没有生灵知道他的真正形态是什么,不过众生灵们,都称他为天命荒树!”

“天命荒树!”听到这四个字,石枫面目忽地一变,惊然一呼。

“怎么,你也知道这天命荒树?”见石枫如此,断残雪问道。

“算是见过,反正那家伙,帮我推算过。”石枫说。

“哦,原来如此。”断残雪点头。

“你推算一下,那天命荒树如今在哪?”石枫问他。

虽然曾经在东域的西北荒漠见过那树,不过那存在缥缈不定,不知如今还在不在那里。

“我可以推算一下,不过我能不能推算他在哪里,就看他愿不愿意见我们!

如果他不愿意,我的推算将一片空白。

这位的命运之道,乃是远超于天庸的存在!没有人知道,它的命运修为,到底达到了何等地步!”

【昨天头痛的厉害,实在写不了两章。

今天补上吧,今天加上这章,会更新三章!】

毛周角化症可以自愈吗张家口癫痫病专科医院中山妇科医院地址

得了宫颈炎怎么治
参皇软膏止痒效果怎么样
降血脂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