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儿童文学的反季创作

摘要:本文简要的分析了儿童文学创作高龄化的原因,并呼吁更多适龄创作者回归到儿童文学的创作道路。 还记得小时候,看得最多的书应该就是人民出版社的《儿童文学》,其中诙谐幽默的语言和深入浅出的道理,伴随着一代又一代中国少年儿童从懵懂走向成熟。这本历经五十一年风雨的儿童文学范本,也是无数孩子文学梦的起点,这其中就包括我,到现在我仍能记得书中的一些篇目。

直到今天,中国作协和共青团中央共同创办的《儿童文学》、陈伯吹先生担任顾问的《故事大王》还有冰心先生题名的《文学少年》等等儿童文学刊物经久不衰,这些刊物一直是我国儿童文学战线上坚实的堡垒。一方面,我感到很欣喜,因为这些刊物经过了岁月的检验,经历了几次大的社会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转变,在当代少儿读物和络环境的冲击下仍能坚持本源,为我们的少年儿童不断输送优秀的文学作品。另一方面,我却感到一丝担忧,为什么差不多二十年过去了,我看到的、听到的还是这些老牌文学刊物,我读到的还是郑渊洁、杨红缨、秦文君,甚至是沈石溪、严文井。儿童文学创作的后继者在哪里?儿童文学发展弘扬过程中新的承载者将会是谁?当代的儿童文学受到哪些制约和冲击?想到这里,我有点不知所措了。

儿童文学本应该是最贴近青少年生活的文学体裁,但如今它的青少年阅读者少而又少,而且儿童文学的创作者少有青少年作家。这一反常现象到底是如今青少年的文学观念发生了质的变化,还是儿童文学的创作在当代走到了一个瓶颈,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思。

说到现在的儿童文学,进行的就是反季创作。何为反季?不惑之人写总角之事。创作过程中靠观察、靠体会、靠回忆,就是靠不了亲身体会。我发现现在的儿童文学作品大多是三类:一是说理,二是自然,三是科幻。这三种作品写的都很有特色,自然方面的描写鬼斧神工,让人身临其境;说理方面的紧扣时代、贴近社会,将社会新现象新热点以少年儿童能理解的方式,掰开揉碎了放进丰富多彩的小故事里,这类文章郑渊洁就很擅长;而科幻作品总能营造出令人心驰神往的秘境,通过各种奇妙的科学现象引导少年儿童的创造力和对科学发展的不断探索,这类文章在创作的时候是最难的——既要符合科学原理,不能出现理论方面的差池,又得迎合特殊年龄段的理解能力。这三类基本包括了当代大部分儿童文学作品,不论是哪一类,我们的作家在创作的时候都得面临一个问题,生活。

大家都知道艺术来源于生活,没有足够的经验和生活阅历为基础,写出来的东西就像是空中楼阁,虚幻而且不接地气,这类作品没有现实意义,哪怕运用了再多的文学技法,有再出色的情节设置也不会赢得读者的好评和共鸣,因为文学作品不是给自己创作的,任何一个作家也逃避不了作为创作者的社会。儿童文学也是一样,它的受众是儿童,这就更需要用儿童能够接受和理解的语言来描绘儿童能理解的社会。但是现在的大部分作家早就过了少年时代,甚至有的人孩子都已经组建了新的家庭。他们踏上了寻找生活的征程,进校园、入社区,或有心寻得、或有感而发、又或灵光一现,体会生活的过程,又是对创作的历练和修行,将自己几十年的人生和感悟结合具象事物,创作成脍炙人口有教育意义的文学作品。有人会问,这样不好么?

很好,这类文学作品深刻、惊醒,很适合作为儿童教育的读物甚至教科书。但是,这终究是思想过滤的产物。

万物混沌的时候,人们用符号记录一天发生的事情,记录生活、进行占卜或描绘环境;有了文字之后,产生了创作的概念,人们开始有意采用一种文字的组合形式,带来某种美觉上的享受。最原生态的文学,不就应该是不加修饰的、亲身体会的最美好的感受么。我很好奇,那些有大把时光体会生活的少年作家哪去了。

随着络平台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当今少年儿童的阅读半径和阅读习惯都发生了质的变化,成人阅读模式的低龄化已经成为无法改变的事实。在无数的络文学平台上,我见过用很露骨的笔法描写物欲世界的少年,却没遇到哪怕一位用自己的生活写出一篇儿童文学故事的适龄儿童。这其中面临着很多问题。其一,少年儿童的写作风格并不稳定,属于发展和成型的阶段,更多的是模仿写作而不是创作。如今络平台上的各色络小说就成为了他们模仿的对象,在尚未树立明确社会观和价值观的时候,这样的模仿和身边人的附和、所谓的“赞扬”使得他们的虚荣心得到满足。这直接导致了他们不愿也没有能力去体会生活,写出适龄的作品。其二,他们的确缺乏体会生活的机会。形形 的电子设备让他们沉迷其间,繁重的课业负担压的他们喘不过气,很多孩子失去了享受童年时光体会美好生活的机会。他们的生活被垃圾游戏和数不清的习题占领,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少年思维应有的灵动。其三,我们的制度存在问题。谈到我们经历过的语文教育,恐怕没有一个人能毫无怨言。对于语文的应试教育,不仅使语文这门学科失去了应有的意义,更让孩子们失去了创造力和想象力,这种事情的发生不仅仅是教育的耻辱,更是汉语言的悲哀。虽然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教育改革我们正在努力纠正犯下的错误,但任重道远,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才能达到专家们所谓的“最优模式”。

儿童文学作品的“反季创作”并不存在谁对谁错,我呼唤一种回归,但无法对任何一方做出指责。无论是何种现象,既然存在就一定有其合理性。但不论如何我还是希望,儿童文学的创作能够回归它应该存在的社会阶层,更多被这种文学体裁滋养起来的少年作家,能够在这个领域进行创作,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反哺。祖国下一代的培养靠几个成名成家的人是远远不够的,应该让我们大家都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或大或小,都是一份感情。

儿童文学创作的回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需要一代或几代来为之不断奋斗,为建立一个更合理的教育和创作体系贡献热情甚至毕生时光。让创作生根于它的季节,儿童文学方可大地春回。

共 22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儿童文学的“反季创作”的确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恰如作者在摘要中说的那样,本文简要分析了儿童文学创作高龄化的原因,并呼吁更多适龄创作者回归到儿童文学的创作道路。从中可见作者强烈的忧患意识,以及对青少年作家涌现和儿童文学回归原生态的厚望与期冀。 【:执手今生】

1楼文友: 20: 4:00 观点鲜明,引人共鸣!问候作者 !

微店在哪里看

微店怎么操作

微店怎么经营

老年人补充维生素D
小程序工具
早期老年痴呆症前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