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梦小茶商征文小说

星期六一早,刚打开店门,就有两个小青年进来选茶叶。尔相如迎了过去,询问那两个小青年要什么样的茶叶。其中一个青年摘下墨镜,一对斗鸡眼盯了盯尔相如,说,先看看。但是,不一会儿,尔相如就察觉到了这两个小青年是替人办事来找茬的。他们故意绊倒茶柜,踩过去又踩过来,口头上又假装地说,哦,对不起,老板,不小心把你的茶叶弄倒在地了。尔相如知道他们来者不善,于是便笑着说,没事,留下一千就可以了。斗鸡眼青年故意侧过耳朵,问,多少?一千?另一青年笑着说,不是吧,一千,真会开玩笑,走,我们走。尔相如说,想走,先留下一千,否则。斗鸡眼青年说,否则怎样?尔相如说,否则我让你们爬着出去,斗鸡眼招呼另一青年一起动手攻击尔相如。说时迟那时快,尔相如几招就撂倒了他们。尔相如对他们说,我出道的时候你们还在娘胎呢!说,谁让你们来的。斗鸡眼他们开始不说,但经不住尔相如的“刑法”,最终还是露出了“东家”。

放走斗鸡眼他们时,洛力就来到了店里。洛力问,怎么啦?尔相如说,两个小毛贼。洛力说,等两天陪我去大理送货。尔相如说,还是给袁大头送吗?洛力回答,不只是他,还有一个新茶商。尔相如答应了洛力等几天陪他去大理。

云南的普洱是享有国际的声誉,因此当地的茶叶产值是相当可观的。云南的梯田,普洱的茶叶,傣族的阁楼等待都是吸引人的风景线,还有一个个茶马古道的故事,自古至今在流传。

上午十点钟,尔相如就接到了王丹的,说她家出事了。尔相如开车来到一中校门口,远远的就看到了王丹那焦急的样子。王丹上车后,尔相如就问是怎么回事。王丹声音颤抖地说,我妈跳河了,尔相如一听,加快速度向雁塔村驶去。

邻里十几人围在王丹的家门口,丹子妈被人从水里救起后,现在躺在床上,一直昏迷不醒。丹子爸坐在轮椅上,不停地自言自语,这是神的旨意,这是神的旨意。乡邻们都知道丹子爸口中的神是什么。自从前年,丹子的爸妈信了三赎基督教之后,他们两夫妻就变得神经兮兮的了。成天不劳不作,说什么只要心虔诚,地里自然就会长出庄稼,说什么自己是神的子民。见到地里没有长出庄稼,两夫妻以为是自己的心不够虔诚,天天嚷着要赎罪,去年,丹子爸自己从陡坡上跳下。准备以死谢三赎基督。可后来丹子爸没有谢成三赎基督,但却断了两条腿。然而,断了腿的丹子爸把此归咎于自己的心不虔诚,之后又是天天嚷着要赎罪。

乡邻中有人大声说,丹子回来了。丹子来到妈面前,心里的怨恨比痛心更多。丹子一直反对爸妈信奉三赎基督教,对于他们近两年的失常举止特别反感,然而却无他法。乡邻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丹子爸妈,仿佛他们俩已经越来越不合群了。

终于,丹子妈还是醒了过来,这也多亏乡卫生站的黄医生。然而丹子爸却对黄医生冷言冷语地说,是你破坏了神的旨意,你将不得好死。黄医生给丹子提建议,带她爸妈去看心理医生。一语点醒梦中人,丹子激动的感谢着黄医生。

向学校请了几天假,丹子就留在家里,她想照顾几天爸妈。尔相如吩咐丹子有什么事打给她。言罢,开车回去了。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后的丹子妈妈像幡然醒悟了似的,渐渐地对三赎基督的信奉有所改变。

尔相如和洛力来大理送货,尔相如终于看到了洛力所说的新客户,原来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她叫李静,是洛力的另一个客户介绍的,见李静举止优雅,高端大方,心思慎密,让尔相如对其有了很强的好奇心。洛力悄悄告诉他,李静的爸爸是个大富商,资产雄厚,而今,李静留学回来,她爸就让她接管茶叶的生意。

一天谈了两笔买卖,洛力很高兴,一回到镇上便嚷着请客喝酒。随后,他打了几个,约了几个发小,齐聚迎仙楼。酒过肠腹,众人好不愉快。在醉意朦胧之际,洛力开始对李静那一个劲儿地赞美,同在席上的白露打趣道,耶,十几年了,二哥你都从没这样夸过我哟,难道你对她有心喽。洛力居然也不含蓄一点,直说,可惜她是天鹅,我是蛤蟆。说完,还学蛤蟆叫了几声,逗得同桌的发小们哈哈大笑。

尔相如心想,李静是李氏集团董事长李家玉的千金,不仅高富美,又能把生意细致到他们这些小茶商,实乃不同于其他富家二代。对于洛力对其的倾心,尔相如觉得他确实有蛤蟆想吃天鹅蛋之样。

尔相如四处访问哪里有可靠的心理医生,他必须帮丹子把她爸妈“痛”治好。自高中开始,他们相爱到现在,而今也已有七八个年头了。高中毕业后,他学做茶叶生意,而丹子则考上了云南民族大学,学习声乐。而今,丹子在一中教音乐。俩人曾相约,丹子一毕业,尔相如便上门提亲。可是,而今,丹子爸妈却又信奉上了三赎基督。丹子便暂时放下了结婚的念头了。

丹子妈貌似真的好了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天天嚷着要赎罪,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不吃不喝不劳作。然而,丹子爸却是如故。尔相如对丹子说,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心理医生,可以带叔叔阿姨去看看。然而,此刻丹子却心有疑虑地说,心理医生真的可以治好他们吗?尔相如安慰道,一定可以的。

为了帮尔相如打探心理医生,白露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了。因为七八年前,洛力,尔相如,白露,赵南,冯倩五个人喝血酒,起誓盟,结拜为兄妹。当时的他们,年少轻狂,是一群打架斗殴的问题少年。而今的他们都开始了平静的生活,只是赵南在五年前因砍伤了别人被判了七年有期徒刑。

五年前,大茶商林德军的公子林业喜欢上了周玉。而周玉当时却是赵南的女友。对于林业的横刀夺爱挖墙角的行为惹怒了赵南。然而,林业不屑于与赵南单挑,却使得一些痞子隔三差五的挑衅赵南。洛力,尔相如,白露,冯倩知道后,同那些人群殴了几回。终于,有一回赵南独自一人时被几人群殴,赵南情急之下,拔刀反击,把对方一人砍成了重伤。最终因为林家财大气粗,用钱摆了道,赵南被判了七年。这五年里过去了,尔相如四人对林家一直有着抹不掉的恨。青山不改,细水长流,五人一直在等待机会整治林家。

周玉还是嫁入了林家。因此,尔相如他们觉得赵南当时就不该为她那样低贱的女人去拼青春。不过,令尔相如他们快哉的是,林业本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周玉在林家根本没有尊严的地位。

经过心理医生的辅导,丹子妈明显有了好转,只是丹子爸中邪毒太深,冥顽不灵。丹子妈“病”的好转让丹子终于愉悦了不少。尔相如陪同丹子来到他们家的茶园,一起散心。丹子家的茶园在一片梯田上面,俩人在静静的梯田上走着,茶叶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让人心旷神怡。丹子想起了一首歌,台正宵的《茶汤》。她轻轻地唱了起来。

茶汤

山岚像茶杯上的云烟

颜色越来越浅

你越走越远

有好多的话还来不及兑现

你就不见

我身后窗外那片梯田

像一段段从前

我站在茶园,抬头望着天

想象你会在山的那一边

我说再喝一碗我熬的茶汤

你说你现在马上要渡江

渡江到那遥远的寒冷北方

就怕你的手会冻僵

你何时回来喝我熬的茶汤

这次我会多放一些老姜

你寄来的信一直搁在桌上

不知要寄还哪地方

北风它经过多少村落

来来回回绕过

分不清那年,我求神保佑

只见风声大做,却更寂寞

那庄稼已经几次秋收

麦田几次成熟

于是我焚香,安静的难过

你还是一直没有回来过

我说再喝一碗我熬的茶汤

你说你现在马上要渡江

渡江到那遥远的寒冷北方

就怕你的手会冻僵

你何时回来喝我熬的茶汤

这次我会多放一些老姜

你寄来的信一直搁在桌上

不知要寄还哪地方

你说再喝一碗我熬的茶汤

你说你现在马上要渡江

想问天底下是否有种药方

让思念永远不会凉

渡江到那遥远的寒冷北方

就怕你的手会冻僵

你何时回来喝我熬的茶汤

这次我会多放一些老姜

你寄来的信一直搁在桌上

不知要寄还哪地方

当年那么躁动的尔相如,而今已经喜欢宁静了。他静静地听着丹子的歌声,一种深入其境的享受无言比喻。尔相如觉得这样的生活已经很幸福,他感觉知足了。

丹子依偎在尔相如的身旁,她重新谈起了理想,她说她要写更多的歌,多参加关于唱歌写歌的赛试活动,说到尽情处,丹子还说出了她收到很多特约邀请,说要缴纳一两百元就可以签约某站。然而作为生意人的尔相如一听便知道她说的那些站其中必有诈。就像一些不良文学站或报社欺骗那些文青一样,只要你缴一两百元钱便可以收录你的两篇简短作品。一本诗集可以收录五百多篇诗歌,只要你缴钱,“王麻子脸上没长麻子”这样诗都可以收录,“活动方”收了几百个文青的钱后,草草印上一本诗集邮给那几百个FOOL作纪念,他们从其中便可赚上几万。这就是文化领域中“诈骗案”。只不过是那些文青像黄盖,愿挨。

尔相如不知道怎么给丹子说这些“陷阱”。看着丹子这样对音乐的痴迷,他实不忍打击她的热情。终于,尔相如还是愿意支持丹子的梦想。毕竟梦想似装了按压水管的井,要先向井中倒一些水才能汲出井水来。

茶商中有人传出大理的李氏集团准备进军普洱茶市,大量收购茶叶。这一出让本市的林氏愤怒不已,李氏和林氏在普洱茶市犹似两只大老虎,展开了夺茶拼搏。

李静已将营地驻扎在普洱,准备一线指挥,与林氏“开战”。洛力成为了李静在普洱的得力助手之一。这让洛力暗向欣喜若狂。

洛力、尔相如、白露、冯倩四人一起探监,向赵南说了外面李林两家在普洱的商战。赵南说现在五兄妹一定要齐心,辅助李 。赵南还透露,他争取好好表现,减刑后提前出狱。

一直隐忍了五年了,五兄妹终于感觉复仇的机会到了。五兄妹又像回到了一起打群架的当年。

其实,林氏在普洱茶市的口碑极不好,掺假,作假,欺行霸市,廉价强收茶叶,逼得一些茶商又重走茶马右道。而这次李氏集团进普洱来,给小茶商们带来了一丝曙光。

而林氏集团也开始出动作了。他们威逼利诱,这使一些小茶商们签订长期合同,这无疑是一招分清“楚河汉界”的棋。然而,普洱茶商中有过半没有签其合同。

李静决定走一趟佤族,拉祜族、傣族的茶园,少数民族的同胞坦率、热情、友好。团结好种茶的茶农,便可以直接与茶农合作。洛力越来越决定李静了不起。纵然不能与其修得百年好合,也愿意鞍前马后为她效力。李静已开始成为洛力心中崇拜的女神了。

洛力陪李静去了茶园,尔相如、白露、冯倩就开始联合一些小茶商准备作为李氏集团在普洱的市场向茶农收茶。

三赎基督的邪念已彻底侵蚀了丹子爸,丹子已对她父亲彻底失望了。不过丹子妈算是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丹子有了一个好消息,她要去参加市文化举办的民歌大赛。虽然尔相如一向认为那些都是主办方的吸金式的形象活动,认为那些活动中的冠亚都是内定好了的,但是单纯的王丹却有着这个美好而不切实际的梦想,他只好由着她,支持她了。

恰在李林两家在茶叶市场竞争开始时,冯倩和她老公季明辉闹离婚了。

尔相如他们几个都知道,季明辉和林家大 林玲有过一段感情。林玲和季明辉曾是同学,上学时俩人有过一段感情,林家的人根本瞧不起季明辉那个穷小子。所以,林玲的哥哥林业把季明辉揍了一顿,季明辉的手臂到现在还有着一道刀疤,那是林业找人砍伤的。后来,他们俩人就那样散了。尽管季明辉对林家的人怀恨在心,可此时,他却不想参与到林李之争中去。对此,冯倩当然知道季明辉的心思,所以冯倩和季明辉的矛盾是越闹越深,以致现在居然闹到了分道扬镳的地步。

尔相如想起了他们参加冯倩婚礼的事来。当时丹子有事没有陪他同去。那天除了赵南,几兄妹喝得很尽兴,差点惹得男方的亲戚对冯倩闲言碎语了。然而,就在那晚尔相如却做了对不起丹子的事。

洛力、白露、尔相如没有在婚家留宿,他们自己点了宾馆,开了两间房,白露一间,尔相如、洛力一间,白露似乎喝得很醉,早早的回了房间,尔相如和洛力都七分醉的样子,俩人闲聊着。可是一会儿后,洛力的舅舅来了,让他去一趟,洛力叫尔相如一起去,尔相如有些疲惫了就没有去。尔相如知道他舅舅是一个老革命分子,特看不惯他们这号人,所以他想躲在宾馆还是清静些。洛力心里也知道尔相如不想去“拜见”他舅舅。其实,如若不是血缘关系的话,他和他舅舅都可能兵戎相见了。

洛力还是去他舅舅家了。空空的房间里回荡着电视声音。尔相如渐渐地快入了梦乡,突然铃声响了,他以为是丹子打来的,可是一看来电显示,却是白露打来的。白露醉醺醺地说你到我房间里来一下。尔相如问什么事,白露说,快来一下。尔相如心想时间已晚,有诸多不方便,但是他又担心白露的醉酒状态。终于他还是敲开了白露的房门。

共 9 8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茶商尔相如和王丹真心相爱,却不知道他陷入了商场混乱的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不能自拔。丹子是民族大学的学生,她的爸妈信了三赎基督教之后,他们两夫妻就变得神经兮兮的了,成天不劳不作,说什么只要心虔诚,地里自然就会长出庄稼,说什么自己是神的子民,见到地里没有长出庄稼,两夫妻以为是自己的心不够虔诚,天天嚷着要赎罪。为了表达他们对主的真诚,他们一次次自杀未遂,丹子的父亲成了残疾,依然执迷不悟。经过心理医生的治疗和丹子的耐心引导,她的母亲虽然稍好一点,仍然没有脱离赎基督教的控制。李静是李氏集团董事长李家玉的千金,不仅高富美,而且善良。在经商之中,与当地一些财迷心窍者明争暗斗受伤。尔相如酒醉后和白露旧情复燃,干下了对不起丹子的事情。尔相如自从他踏入“江湖”时,他就习惯了对一些事进行“江湖了断”,商场纷争中,他和丹子的距离越来越远,丹子每天以泪洗面,病了以后被尔相如送到医院。丹子住院期间,丹子爸妈双双缢死在家里了,给丹子精神很大的打击……作品跌宕起伏,摄人魂魄。欣赏拜读,特此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老师更多的精彩。【:你猜】

1楼文友: 01:42:05 学习老师佳作,祝创作愉快。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2楼文友: 14:29:25 欣赏佳作,感谢投稿晓荷。谢谢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个人如何开微店

个人微店怎么开

烘焙蛋糕店软件

促进青少年长高的钙片
男性阴部瘙痒是怎么回事
排毒祛痘的好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