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辜负旧时光

不曾辜负旧时光

1

22岁生日的那天,我自己一个人过。在刚进一个月的公司加班。公司里空荡荡的,只有我的位置开了白炽灯,静得听到庞大的嗡嗡声。手指机械地滚动着鼠标,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上横向铺排的几个表格,那些没有温度的数字,暖和不了渐渐冰凉的心口。手边还放着吃剩的泡面杯,已经失去热气了。

深夜十点,关掉电脑,抓起包包,和敏一起赶末班车回家。敏,叫张诗敏,比我早入公司一个月。我高中就认识她,同班,一起混了三年,后来又考到同一所大学,隔壁班,仍然一起混。如今毕业刚出来工作,碰巧进了同一家公司,同一个部门。

十二月的风已经很寒冷了,从公司的大门出来,风马上扑面而来,发梢被吹得贴在冰冷的脸上。

空荡荡的末班车一路飞驰,我和敏彼此无语,她低头按着,我呆呆的望着车窗外浓稠的夜。

十点钟,对于在外准备倒数的人们来说,还早得很。2013年只剩两个小时不到,我的生日也只剩那么点儿时间就过去了,平淡地又过去一年。

我比敏早两站下车。车门打开的时候,敏叫住我。 安,生日快乐。 车门关上,车子迅速向前驶去,流下一串难闻的气味,以及现在路边独自悲伤的我。

往后走一个街口,有一家开到凌晨三点的便利店

不曾辜负旧时光

。我拉开门,买了一罐啤酒,塞紧包包里,然后回家。家里人,爸,妈,弟看电视的看电视,玩电脑的玩电脑,做家务活的忙着做家务活,我的夜归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半点儿。没有人问我夜归的原因,也没有人关心我工作累不累。 他们都专注于自己的事情。

我拎着啤酒跑到顶楼的天台,那儿空无一人,有几张塑胶椅子,几盆无人打理胡乱生长的植物。我拉一把椅子坐下,一个人喝那罐冻得很冰的啤酒。风呼啦地吹乱头发,灌进身体里。远处的夜空是一种很怪异的颜色,不是黑色,也没有云层,空无一物的,望久了有种苍白无力的感觉。

过了很久,远处的天空突然炸开了一朵烟火。我想,十二点到了。

2

窗外的夜空突然炸开一朵烟火,打破了安静的晚自习,同学们纷纷抬头望向窗外。坐窗边的同学伸手把窗户拉得更开。 那朵烟火在夜空消失殆尽之后,周围忽然陷入一阵空洞的安静,然后有继续有烟火在不远处的夜空炸响。

我从厚厚的语文习题册中抬起头,看到烟火映在玻璃窗上,闪动着流光。同桌李瑜说:对哦,今天元宵呢。

那是2010年刚过完春节的时候,高三的我们比其他年级的寒假要短得多,元宵没过就开学了。

学校位于一片住宅区的边缘地带,宿舍楼靠半山,学校门口却是一栋栋有些年头的商品房。楼下开着各种早餐店和便利店,生意总是很红火,光顾的大多是学生。 我们学校是乔城最好的职业中学,就业率和升学率都比一般的技校要高得多。但说到底,也只是中专,将来的出路就两种方式,一是拿着中专文凭,十八九岁就开始到社会上闯荡。二是继续升学,考个大专,读三年再出来工作。想要直接考本科,没可能。

高二下学期分班,我选择了升学班。那时我想,十八十九岁这样的年纪,更适合在校园里当个无忧无虑的学生。虽然我害怕传说中痛苦不堪的高三生活,但仍然怀着视死如归的心情欣然迎来了它。和我三个要好的小伙伴,敏、瑜以及被分到隔壁班的苏葵。

分班之前,我和苏葵最要好。那时住校,我们同一个宿舍,她睡我的对面床。高一军训的时候,我们彼此认得是同一个初中的校友,于是很快就熟悉起来。

苏葵长得很漂亮,举止优雅,性格文静,用现在流行的词语女神来形容她一点也不夸张。别班的男生都认得她,她是我们二班的班花。 高一的时候,我的头发是短短的,站在苏葵旁边,像个假小子。而且我比她矮,看起来就更不起眼了。我一直比苏葵矮,从高一到现在大学毕业出来工作,苏葵的个子总比我高一点儿,身材也比我瘦。要说缺点,她就只有一个,胸部太小,从高一开始就一直是A罩杯,到现在都没长过。

至于敏和瑜,她们俩住隔壁宿舍。我和她们的身高差不多,军训的时候站在一起,搭讪几句发现可以聊得下去,而且聊得很投机,就那样勾搭上了。我们彼此都没想过,感情会一直延续到大学毕业之后,还那么坚固深厚。

先说敏吧,张诗敏,她看起来和她的名字一点都不搭。不认识她的人一定会觉得她很中性,起发角的男生头,黑色粗框眼睛,她近视很深,喜欢戴大大的男生款手表,书包总是很时尚的韩流风。咋看之下以为是男生,但其实胸部会马上出卖她。和她的打扮一样出众的是成绩,虽然中考失利了,却是以年级第一名的入学成绩考进来的。

李瑜,我们习惯叫她的昵称,鱼。她,混迹在人群里的话,没什么特色,不起眼。但其实她是个毒舌的人,在我们四人中,她说话总是不顾对方的感受,她的毒舌却常常口不对心。明明觉得不错的事物,在大家面前她会嫌弃得一无是处。当然,她的本性只会暴露在我们之间,对外的话,她哪敢作威作福。不过很多时候,她是很照顾人的,行动上。总的来说,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而我,认识她们这么多年,一直是以自卑的心态存在于她们中间。直至如今,我依然深深的觉得,自己的世界和她们的,不太一样。就像地球,和环绕在它旁边的,离得很近的星星。我试着靠近她们,和她们看起来一样,一起度过最年轻最美好明媚的青春时光,但换个角度看,我仍然只是环绕在她们旁边的那颗星,距离一点儿也没改变。

3

烟花消失很久之后,晚自习结束了。我和鱼在回宿舍必经的路口等敏和苏葵。刚升上高三的时候,新上任的级长从每个班挑选了成绩前七名的学生组成了一个新的班级,尖子班。敏和苏葵毫无悬念地入选了。而我,刚好排在班里的第八名。

三三两两的同学里,我很快看到头发短短的敏和高高瘦瘦的苏葵,向她们挥了挥手。

级长好变态,布置了很多作业,晚自习都写不完。苏葵一边抱怨一边挽起我的胳膊。

去我们宿舍吧,有蛋糕吃呢。高三的时候,我和鱼住同一个宿舍。

嗯。苏葵摸摸我的头发,小安的头发都长得和我一样长了。是啊,从高二分升学就业班的时候,我开始留长头发。一直到现在,头发都是长长的,最长的时候,是大一,及腰的长度。有人说,每个女孩子都适合留长发的,但并不是每个女孩子剪短发都好看。看以前短发的照片,当真青涩的很,有种又傻又天真的感觉。

我留长发的时候,鱼剪了短发,一颗脑袋看起来圆圆的。她最常做的动作就是用她那双指甲又长又尖的芊芊玉手抚顺并没有乱掉的刘海。

回到宿舍,敏和苏葵坐在我床上吃鱼买的蛋糕。

我睡靠近窗边的下铺,床尾和窗户之间隔着一张课桌,上面放满杂物,抽屉里塞满我从家里带来的水果和零食。我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一般晚自习结束到睡觉之前都不再吃东西,除了水果。这么健康的习惯,可我的体重依然在高中三年持续向上的趋势。不像苏葵,怎么吃都不胖。话说我们四个都是吃货,但胃口大的就我和鱼。

高三下学期,宿舍的大多数同学开始挑灯夜读,大家为了考试都很拼命的样子。而我却在别人做数学卷子或者背文言文的时候,兴致勃勃地看王小波的《黄金时代》或者北岛的诗集,然后早早就睡下。

白天上课的时候再努力,也一样可以取得不错的成绩。不过那个时候,考上大专是唯一目标,所以也没有很迷茫,没有毕业后那种不知所措。反而在即将结束高中的尾声,一次次感到不舍,然后开始怀念。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怀念以前的很多时光,好的坏的,都觉得远远离去了,却又想伸手去抓住。但终究,什么没留下。就像那烟火,散得那样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