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拉沁夫真正践行讲话精神

走进玛拉沁夫的家,一眼就见到大大的书桌上摆着很多张画过线的报纸,小便条和笔记本上记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参加完 总书记召开的文艺工作座 谈会之后的这些天,玛拉沁夫关起门来认真研读各大媒体的相关报道,细心领会,记下了自己很多心得和想法。交谈中,玛拉沁夫戴着老花镜认真看笔记的样子,让 人对老一辈作家的认真与严谨不由得心生敬意,而他长年来对文艺工作的思索与期待更是让人深有感触。

“不能在文艺雾霾中进行文化长征”

谈起参加文艺工作座谈会的感受,玛拉沁夫仍然非常感慨:“这么重要的会议,只开了半天时间,开会中间完全没有以往会议的过场和客套,如此简洁亲 切,首先就表现了新一代领导人的平民化作风。这次会议引起的反响更是超乎了我的想象,知道我参加了这次文艺工作座谈会,很多朋友甚至专门从国外打向我 询问情况。开会之后有很多媒体约我采访,我都婉拒了,因为我觉得应该冷静下来好好地思考,不要兴奋以后一阵风似的又过去了,不能辜负习总书记对文艺界的一 片深情和期望。”

得知要参加会议,玛拉沁夫就给自己拟定了四步学习计划:一是用心地听,二是细心地领会,三是诚心地自省,四是真心地践行。

在会场上,因为听力不好,玛拉沁夫的手一直拢在耳朵背后聚音,惟恐落下一个字。会议结束后,他赶紧找来各大报纸认真研读、细心领会,他说,学习文件的过程更多地处在自省阶段。

“很多天了,我一直在细心思索习总书记的讲话。习总书记在讲话中,肯定了文艺界的成就,也指出了存在的问题,指明了改进和前行的方向,对我们文 艺界很宽容、爱护和尊重,我们文艺界应当正视存在的问题、缺点、弱点与不足,应以诚心自省、真心改进来回报党中央、习总书记。我们应当反思这些年在经济快 速发展的同时文艺界出现了什么问题,看到我们的长处的同时也看到弱点和缺点。”他认为,文艺工作者要自省,首先应该清楚文艺工作者的自身定位:“习总书记 说:文艺工作者是铸造灵魂的工程师。这句话非常重要,可以看出来党和人民对我们的期待如此之高。正如习总书记说过的, 历史上,中华民族之所以有地位有影 响,不是穷兵黩武,不是对外扩张,而是中华文化具有强大感召力 ,可见文艺工作者的历史是如此光荣而崇高,但我们很多人没有这种认识和使命感,所以就 会出现低俗化、庸俗化,甚至很多时候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和身份,和人们对文艺工作者的期望背道而驰。在我看来,最关键的问题是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变 了,这是一个巨大的隐患。价值观的底线、道德理念的底线、职业操守的底线和法律法规的底线,都是必须守住的,这是最低的要求。现在的误区是认为守住底线就 很了不起,但其实这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对于文艺工作者来说,不只是守住底线,而是应该达到高线和上线。文艺工作者是建设社会主义大厦、实现中国梦的重要力 量,不能够在文化垃圾上建设社会主义大厦,更不能在文艺雾霾中进行文化长征。”

“文艺雾霾”是玛拉沁夫引用一张报纸标题的词,他认为这个词深刻表达了文艺界需要反省的状态。

“不只深入生活,更要扎根生活”

让玛拉沁夫欣慰的是,这次文艺工作座谈会正是一次对文艺界的方向引领。所以在他看来,深刻反省之后提出确实的改进措施,义无反顾地执行和落实会议精神更为重要。

“文艺工作座谈会召开很多天了,现在我觉得应该到了能够冷静思考的阶段了。需要坐下来,回顾和思索我们的长处和不足之处,然后认真地加以改 进。”谈到如何践行会议精神,玛拉沁夫认为,目前社会上浮躁、浮华、浮夸和奢侈、奢靡、奢华现象比较严重。作家是灵魂工程师,我们自己首先要做到“一身正 气、两袖清风”,摆正位置、认清差距,义无反顾地践行习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精神,开创一片新天地,梦想就在前方。

“首先解决跟人民的关系、跟生活的关系、跟时代的关系,我觉得现在提深入生活提得太少,有些时候甚至用 采风 代替了深入生活。所谓采风我并不 反对,作家的视野除了深度还需要广度,作家到各地乃至各国参观访问,可以开阔视野,是有益的,但是不能用 采风 代替深入生活。从习总书记这次讲话可以看 出,他并不是简单地提深入生活,而是要求文艺工作者要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这个要求很高啊,要求作家把根真正地扎下去,万不可用 采风 取代!”

对习总书记谈到的三个“精”,玛拉沁夫更是深有感触:“现在一些文艺工作者不仅价值观、道德观不谈了,连修炼、提高文艺技巧也不提了。作品离开 技巧可以吗?构思的精巧、描绘的精深、制作的精湛,都是离不开文艺修养的。文艺技巧是需要长期地、大量地、系统地艰苦学习的,不是随便上几天作家班就可以 得到的。现在很多小说没有文学性,诗歌就是大白话,缺少 、筋骨与温馨,但作者往往自我感觉良好。我们年轻时候,刚写一两篇作品几乎没有人敢说自己是作 家,我们都说自己是初学写作者,还需要从艺术上到精神上反复磨练自己。再比如“文革”前17年,一共出版了 60多部长篇小说。人民文学出版社最近出的一 套红色经典丛书,包括《红岩》《红日》《红旗谱》《保卫延安》《青春之歌》《林海雪原》等等,就有 0多部,经典率10%。现在据说一年出版5万部长篇小 说,连5部经典都没有,这是一种什么现象?不讲作家深入生活、不谈文艺价值观、不进行文艺创作的综合技能修炼,怎么做到 三精 ,怎么出现高峰?”

15岁参加革命、16岁开始搞文艺创作的玛拉沁夫今年已经85岁了。这位21岁就在全国出名的蒙古族作家,年轻时多次长期深入生活,去和草原牧民们同吃同住,去工矿当工人,“我们这代人就是这样,对人民和时代怀有感恩之情,对生活和文学怀有敬畏之心!”

玛拉沁夫认为,今天文艺界都在学习 同志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文艺界多年来没有出现过像今天这样群情高扬的大好形势,“诚然,我们深知 学习讲话,关键在于践行!要按讲话精神去实实在在地做!让我们文艺工作者真正成为合格的铸造灵魂的工程师,成为实现中国梦的一支重要力量。只有我们义无反 顾地践行 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才对得起作家的时代使命,才能不辜负党中央和全国人民对文艺工作者的深切期望。”

(实习:白俊贤)

房扑的治疗

房扑治疗

鲁南制药盐酸索他洛尔效果

孩子反复发烧怎么办
急性腰痛可能的原因是什么
红河灯盏花有什么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