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舟读书笔记两则随笔

一、用文字串缀的图景——读刍议杨白川《小镇》

前些时,几个熟人撺掇到一块儿小酌了一次。席间,一指挥家朋友说他当初学艺时,师父曾带他去拜谒过李德伦。

他说,他那一次去,屁股都没怎么坐稳,李先生就问他读了多少书,问他读过的书,是能按斤计还是能按吨?他回应李老,说自个儿仅聊读过几本儿。李老就说,那你回吧,等啥时,你读的书过了吨,回头再来找我。

听罢李老的几句话,他诧诧然然,愣愣盯着人家。而李老却视作不见,显得异常俨然,说一个指挥家,指挥演奏一支乐曲,若你对作曲家没丝毫的了解和探究,更不知道他在创作这支曲子时的生活状态生命状态,那么你在指挥这部作品时,无论思想,还是意识,一切全都是空白的。一个空白的心灵、空白身躯,想去指挥一庞大乐队,来演绎连你自己都不甚了解的音乐作品,其效果,除了木然,就是粗糙生涩,而且也无法找到作品的灵魂和生命,也更谈不上会释放出其音乐的优美。他说,一个优秀而杰出的指挥家,在指挥一支曲子时,其脑海,必须要存在一幅画面,这一幅画面,就是作曲家用一个个仄仄斜斜的音符拼就的,也更是作品整体要表现的意涵和艺术气象。

听了这样一个故事,再去温读杨白川《小镇》,文字间叠砌的,正是一帧活泛泛的生态画面。

《小镇》,是一篇够质地的上乘散文作品。说它够质地和上乘,缘于它,能把绘画艺术中的“多点透视”,借用到散文创作中来。而此前,我之所知晓的,仅限在绘画,譬如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然而,于散文创作,能不依墨彩,单凭文字的串缀,而构筑出昌荣的一座“小镇”,无疑至甚罕见,亦更难而可贵。

“在城西偏北,有一条不宽也不窄的柏油路,顺山根脐带似的连着城市。山不高不峭不奇不险,凹凹凸凸浑浑圆圆簇拥着围过来。有丈许宽小河在这儿折个弯儿。有了这块河滩又有了这块平原,于是便有了小镇。”

《小镇》,是一部 的作品,它的“真”,是它能把一座 小镇 ,全部聚焦成图景,之后,由远及近,由大到小,以有限文字,将其拼接成国画一样清素的散文作品。这篇散文作品,一下就由文字化成了图像,随之越发变大、越发变得清晰,读进去,就会察觉到“小镇”在渐次逼仄。

读《小镇》,就似在看一幅图画。这份感觉,完全缘于《小镇》用文字“绘画”的技巧。这种技巧,把“小镇”整体的地貌和物象,精炼地用文字串缀成一个“平面”,然后渐渐地耸立起来,最后,徐缓着,一点点儿映入到读者的眼底。

……

“街市两侧仄斜着排开的是馆子和店铺,一色花岗岩方石砌座,红瓦屋青苔斑驳。大红幌子大字匾号,羊汤、涮烤、骨头馆、包子铺、豆腐汤、大餷子粥玉米饼子咸鱼、杀猪菜、小鸡炖蘑菇……少者三五块钱,多者十块二十块钱,老酒一壶,汉子们个个喝得个大红脸,拍拍肚皮,出门一个饱嗝儿,趔趔趄趄回家倒头便睡。”

《小镇》,作为很短小的一篇散文作品,写得的确够精巧、够新颖、够鲜丽。说它精巧新颖和鲜丽,其攸关的理由和标志,就是在于它,仅以八百余一点儿的文字,就为读者绘就出“小镇”爿爿丰盈、爿爿真朴。它的丰盈与真朴,有“馆子”、有“店铺”、有花岗岩“石砌”、有“红瓦青屋”、有“羊汤豆腐汤涮烤包子铺”;有“大碴子粥玉米饼子杀猪菜”;有“小鸡炖蘑菇”;有醉汉油汪汪的“肚皮”;还有醉汉嗓眼儿雊雊噜噜滚出来的“饱嗝”。

注目《小镇》,眼帘间浮动的,远不止市井里的那一处风情。《小镇》是个多元化、全景式散文作品;它的冬季,“无风时,雪花在小镇灰灰的上空慢悠悠地直落下来,有风时,那雪花儿斜而旋转地飘洒着,街道、屋檐、树桠便是肿肿的白,漫漫的白。”它的夏季“热腾腾的午,温暖的夜,傍晚有丝丝凉意,山顶有一缕没来得及游走的云,梦一样飘。”

读罢《小镇》,心旌一下就会牵记起《清明上河图》。

“上河图”,张择端当年在创作它时,排列出的那七十来匹牲畜;二十多辆车轿;三十来艘船和八百余人,用的是五米多的长纸卷。而《小镇》用的,却仅只有八百六十余字。以八百六十余文字,就可以叙写出一幅纷繁、且颇富生机的“小镇”,所透示出的,必是《小镇》作者瓷实而厚峻的文学功力和积累。

二、情景是诗的胚体——读李兆春《生查子.重阳》

“岁月又重阳,东篱菊蕊香。晚秋草木枯,雁归费思量。西风落残荷,烛泪满目伤。悄问东流水,何日返故乡。”

读罢李兆春《生查子.重阳》,心里就想,生活中,只要常存一份游子情、赤子心,好的诗词素材、诗词意象,不在眼里,就蕴于心中,随处可遇见,随处可拈拾,随处可成诗。

对一个羁旅客乡的人来说,思乡,是他一辈子都舍却不掉的心结,也是他一生都难以释怀的。所以,亦就有了诗人们的《宿建德江》、《商山早行》,《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等,读李兆春《生查子.重阳》,教人触到的,同样是一个羁旅者悲楚的凄寂情怀。

《乐记》里说,“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意思是说,人内心的情意活动,皆是由外物而触发的。那么,又是什么东西,能让外物及内心都动起来呢?《诗品》里说,“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所以说,诗的形成,多是由景生来的。

“岁月又重阳,东篱菊蕊香。晚秋草木枯,雁归费思量。”这二十个字,是《生查子.重阳》的上阕,在上阕这二十个字里,写作者所呈现的,是不无凄凉的一幅晚秋图景。这幅图景,立面、镜像,氤氲着盈盈的一种凄彻。

《生查子.重阳》是一首远客思乡的词,作品以几近白话的语言,为读者勾勒着“暮秋哀景”。字语间,作者没在想象上去格外追求新颖奇特,也没在辞藻上特别去追求丽巧华美——它以朴实清淡的笔触,抒写着丰沛深曲的意境,做到了景亦景,情亦情,其韵意,纯美而逼真。

明朝文艺批评家胡应麟在他的《诗薮.内编》里曾说,“太白诸绝句,信口而成,所谓无意于工而无不工”。

“西风落残荷,烛泪满目伤。悄问东流水,何日返故乡”。这后二十个字,是这首词的下阕,在这里,诗人把久客异乡、缅怀故里的胸臆,融入信手拈来的“西风残荷残烛”诸些物境中,使得“凄景哀情”散落于整个作品空间。

《生查子.重阳》,作为羁旅行役类诗歌,之所以较好做到了“寓情于景,情景汇通”,究其根本,是诗人对故乡、对故人的那份深情,那份刻骨蚀心的眷恋,历史上,有无数诗人,因其生计及其它原因长久客居和滞留他乡,这类人群中,也有人写了不少脍炙人口的好诗词作品。尤其像孟浩然的《宿建德江》,温庭筠的《商山早行》,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等,都是颇具其代表性的。但《生查子.重阳》在写作上,却完全不去追寻传统窠臼,而是独辟蹊径,以秋景为底衬,用真情做支撑,把“情”作为诗韵的胚体,不仅让作品多了“心灵写作”的质感,也让读者有了直接的质感触摸。纵观整首词作,作者首先是找准了“重阳思亲”这一写作基点,后以看似平常却非常之笔法,将思绪依次铺展。一句“岁月又重阳”,便将无尽感慨都糅杂到字里行间,读过令人无法不为之叹然。

“晚秋草木枯,归雁费思量”。此处,秋节之萎靡,重又洇溢于作品,令读者重又沉湎于秋之凄婉,使其幽怨与情思尽透诗中,继而撩拨起读者的怅惘来。

再则,词作中的“西风”、“烛泪”、“落残荷”、“满目伤”,这些物境,看起来,似如白话般简单,然复沓出的情感却益发强烈,读着读着,就教人心生忆念,一份怆然,便像秋雨般溟濛心间。

共 289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可见读书的量代表着一个人的见识与境界,而“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则说明好书要细读才能领悟其中况味的道理。作者读《小镇》,从文章的创作手法、描写手法以及结构的建构等几个方面,写出了《小镇》这篇文章的精妙之处和对其作者的敬佩与喜爱之情;读《生查子.重阳》一诗,作者引经据典,从诗的素材、诗的语言、诗的意境、诗的情感等几方面向读者展现了一幅思乡情更怯,怆然满目伤的画卷,表现出作者深厚的阅读功底和高远的情致趣味。佳作推荐!【:轻舞嫣然】 【江山部·精品推荐F】

1楼文友:- 0 20: 8: 0 感谢孙老师一直以来对渔舟的支持。

读书读出您的况味,岂是一个好字了得。 真水无香

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多少钱

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规格

灯盏花制剂有哪些

st压低是心肌缺血吗
微商城网站
新零售商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