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尘埃 牙之塔体系

厄雷传 第964章 瞒天过海

为什么昂碧斯刚离开陶乐祖村就会被狼族兽人游猎者发觉?难道那些想要昂碧斯命的人能够预知到这点?

自然是不可能。

莫说只是几个有点小权势的兽人贵族,就是大陆上那些传奇以上级别的强者和国王们,又有哪个能预知未来呢?

所以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陶乐祖村子里有人为那些贵族报信!或者说某人根本就是那些贵族派来监视陶乐祖村的人!

“我现在就去把那三个刚来这里没多久如今又加入你们商队的家伙抓来!竟然敢在我的眼皮底下搞事,是以为我脾气好不会杀人吗?”

当张杨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之后,一旁的陶拉顿时呼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当初那三个流浪的兽人请求留在村里的时候,陶拉看他们可怜心里一软就让他们留了下来。此刻没想到就因为这点竟然险些将昂碧斯害死!

她以往对村里人都很和善,从没想过会有谁背叛她。不过张杨却明白人心和人性有时候最值得信赖,但大多数时候都是靠不住的东西。

再者说张杨觉得这个给贵族通风报信的人未必就是那三个后来者,于是他当即拦住了愤怒的陶拉,语气平静地继续说道:

“未必就是那三个人,同样这眼线也未必只有他们三个。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如果贸然动手将他们抓了,万一抓错了人呢?这样不仅冤枉了好人,还会让真正的奸细警惕起来,甚至让接下来的计划暴露。”

“那按你说应该怎么办?”

“是啊!如果真有奸细存在,咱们再怎么藏好,他们一告密咱们就得轻易被发现吧?”

对于这个问题,张杨自然早就想到了对策。

“想要让他们发现不了,咱们只需要将水搅浑,自然就可以瞒过他们悄悄离开了。”

“把水搅浑?什么意思?”

……

昂碧斯还有敦克尔等人回来的消息早就像长了翅膀一般全村皆知,与此同时敦克尔和特比伤势的严重程度也成为了村民们议论的话题。

而就在陶拉进入老特玛家的酒馆看望敦克尔他们之后,村民们却听说这段时间陶拉大人要亲自在酒馆中守护受伤的两人,顺带保护传说中被坏人盯上的小萨满昂碧斯。

这下可好,为了让陶拉大人在酒馆中能够住下,她的心腹们可就忙碌起来。不仅跑去敦克尔家弄了许多金属板搭床,还让人回去将陶拉那套吓人的铠甲和武器取了过来。

如此这么一折腾,顿时将全村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老特玛家的酒馆大门那里,毕竟想要让体型堪称庞大的陶拉大人住下,老特玛已经被迫将酒馆中的桌椅全部挪了出来……看这模样生意短时间内是没法做了。

然而与此同时,在村中还未离开的米尔商队那边,那头受了伤原本准备留在陶乐祖村养伤的科多兽不知怎么着忽然死了。而米尔站在尸体前又是流泪又是痛骂了一番之后,紧接着竟是捋着下巴琢磨了一会边决定将其拉倒奥赛地巨像城将肉卖掉!

为此芒克和他的手下顿时成了苦力,不仅要找一辆足够大的板车,还得想办法将这大块头弄上去……

不过米尔商队死了一头科多兽的事情明显不算什么大事儿,因此就连商队里的其他护卫都只是为倒霉被抓包的芒克队长默哀了一下,紧接着便跑去围观老特玛酒馆那边的热闹了。

直到芒克几人一身血汗累个半死好不容易将那科多兽的尸体弄上板车的时候,米尔又开始跳脚说不能让这肉臭了,得赶紧去往奥赛地巨像城卖掉。那火烧屁股一般的样子,就好像谁要抢他的钱一般。

若不是芒克提醒他走之前怎么着也得和陶拉大人去打着招呼,米尔说不定就直接让商队启程了。

不过或许是怕陶拉生他不告而别的气吧,米尔最终还是一脸不情愿地去老特玛那面目全非的酒馆去告别了。只不过或许是为了追求效率的关系,米尔这厮竟是将长长的商队全部拖了过去,直将老特玛家的房子外围挤了个水泄不通。

可就在米尔进入酒馆后不一会儿,他竟然又怒气冲冲地跑了出来!

原来老特玛也是个奸猾的人物,他酒馆的生意没了可不行,竟然决定在院子里支开大锅准备来一场科多兽杂烩宴!而那原料嘛……自然是打的米尔商队刚死的这头科多兽的主意啦!

好在老特玛说只要科多兽的内脏就够了,这才让米尔铁青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如此血淋淋地又忙活了小半天,直到老特玛的老婆布娜在院子里支起一口两米多的大锅,起火炖起那杂烩汤的时候,米尔才气哼哼地带着商队逃也似地离开了陶乐祖村,那样子看得周围村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然而就在这些看热闹的村民们之中,有一个人的眼睛却是死死盯着米尔商队不放,看那样子好像是在米尔商队众人之中寻找什么似的,只不过或许因为货物装的太多的关系,商队里的众人此刻要么是高高地坐在科多兽背上与村民们摆手,要么则是像芒克那几个剩余的护卫一般跟在商队左右步行了。

可以这么说,此刻米尔商队中的人数当真是一目了然,至于那些装满货物的大包里,根本无法藏下任何人。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这么看起来的话,他们几个应该真的留在老特玛家的酒馆之中了。这么说起来的话,将桌椅都移出来不仅是为了给陶拉让地方,而且还有不给外人接近机会的意思吗?这样的话……

想到这里那名猫族青年并没有立即离开,甚至表面看起来与周围村民根本没什么不同!直到傍晚老特玛家院子里那大锅中炖的科多兽杂烩飘散出诱人的香味,在场的所有村民每人都分喝了一碗杂烩汤之后,才笑闹着各自离去。

直到傍晚时分,这名猫族青年像往常一样离开村子,到附近的灌木丛中拾柴的时候,一截内里中空表面看起来只是一截粗树枝、其实却是装有一小块写满了兽族文字的皮子的物件,便被他借着弯腰的功夫,放置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洞之中……

一个下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若是让体力充沛的兽族战士全力赶路的话,此刻就算还没有到达奥赛地巨像城,但是也差不了太远了。

然而对于载满货物的米尔商队来说,这点儿时间能走出十里就已经是一大关。因此在天黑色逐渐黑起来的时候,即便米尔和芒克十分不情愿,但还是得停下来扎营过夜。

此刻看着商队成员在不远处搭建营地、忙活晚餐,米尔与芒克两个却是坐在一头科多兽背上的行李顶端低声交谈着。

“怎么样芒克?看出这三人有没有问题了吗?”

“到目前还没有,他们的表现一切都显得很正常,时间太短,我还看不出他们是故意伪装还是本来就没有问题。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那就是这三人的确是没有觉醒血气能量的普通人。”

“普通人吗?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倒是更方便伪装啊。”

“不知道,不过他们在‘那个’里面真的没问题吗?”

“应该没问题吧,毕竟那种开气窗的方法真的很独特啊!虽然味道可能不太好,不过一切以安全为考量的话,倒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说得也对,不过今晚你们一家最好躲起来,我有预感今晚一定会有赏金猎人找上来,毕竟之前十里之内还算陶乐祖村周边,那些冒险者顾忌陶拉大人的实力不会接近,但现在咱们的位置距离陶乐祖村已经超过十里了,所以一定会有人找上来的。”

芒克的担心不无道理,不过米尔却又自己的苦衷。最为商队首领,很多时候他必须得壮着胆子出头主事才行啊。而且单就演技而言,米尔自认比芒克他们可要好得多了。

“让我老婆藏起来就好了,米伦达她应该能自己照顾好自己,至于我啊……我可是商队的主人啊!如果那些为了赏金而来的冒险者发现我躲起来,只怕会生疑的吧?哎……要是不接这任务就好了。”

“米尔老哥你后悔了?”

“哪有,只是感叹一下而已,毕竟欠着那么大一个人情可不舒服。”

“嗯!放心吧,我就算豁出性命也会保护好你们一家的!”

“可别!不然我到哪里找这么好的护卫队长啊!哈哈!”

“……”

与心里担惊受怕的米尔相比,敦克尔等人此刻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经过设计之后已经尽可能拓宽这个‘铁皮箱子’里面的面积,可是有敦克尔这个占地大户存在,此刻剩余四人依旧觉得相当拥挤。

事实上就在那会儿米尔和特玛为了‘科多兽杂烩’而吵闹折腾的时候,张杨便带着芒克等人悄悄在特玛家后院那边开始对科多兽的尸体进行改造。

其内容除了将这头科多兽肚子里的内脏全部取出之外,还将前面送来的铁皮铁板铆接在一起,在科多兽空出来的肚子里搭建出一座小型铁皮房子!

而这样伪装之后的科多兽,才是张杨等人悄悄潜入巨像城的真正凭仗!

宿迁牛皮癣医院安阳癫痫病专科医院脑梗死偏瘫

重度慢性肝炎症状
关节炎疼痛治疗用药哪个好
两岁宝宝经常便秘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