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任的监狱长

下午,监狱办公楼里是很冷清的,组织科干事 喝着茶悠悠闲闲。科里另两位,小李干事和老马科长得两点以后才能到呢。 想哪个办公不都这样──上午一阵忙,下午找不到办公的人。这样组织科他还算个爱岗敬业的人,按时按点上班,按时按点下班。虽然他办公的效率疲沓一点,但他的基本工作也完成了。

原来从警校下来,刚分配到D监狱可不是这样。那工作热情非常的高,一身的干劲。为此他被监狱连续三年被评岗位标兵。他荣耀,他光彩。未来和美好向他敞开。不过美好未来总是悬浮的。从打他从看守大队,借调到组织科十三年了,来时是普通干部,以后自动评年限升为干事,再也没动过。眼看着跟前人都提起来。而他这优秀工作者跟他毫无相干。以后标兵他都放弃参评。给哪点钱还不够请科里人吃饭的呢。

“嗒嗒。”谁敲门。

“请进” 说。

门一开原来狱政科的一把──房科长走进来。

“房科长你有事?” 还很客气跟他打着招呼。房科长已是两年前的房科长,现在他是受处分的人,他连个普通工人都不如。不过 还是笑脸相迎。他不能在人遭难时,不认人。现在他办啥事都办不成。 很同情他。

听说房科长是当过兵的人,退伍被分配到监狱的。刚来时还挺随和的人,不笑不说话,给人可亲之感。几年后他当上了狱政科一把,人就变了。

那时 还是看守大队值班员。有一天赶上房科长往监狱外走,得从中心岗过。 说:“房科长回走哇?”房科长是没听见,还是怎么的了,他径直往前走,旁若无人。 以为是自己的声音小呢。一想,不对呀!原来房科长没当领导前。 哪次说话他都笑脸回答呀,难道当了领导工作累,耳朵累不好使了。

几年后,房科长因受贿犯人家属的钱犯了事。他的耳病才好。他受到公安部的严厉的处分。停职,档案记大过一次。从那时房科长的耳病好了后,才能和别人主动打招呼,还笑脸相迎。

那一天, 在他家跟前的超市买菜,忽听身后说:小王这么冷的天还穿个毛衣,别冻着。 回头一看是房科长。

说:我家近一会就到家了。

房科长受处分后,没人理他。没人理他还好,他在前面走,有人在他被后骂他,还吐他。

他竟不在科,他可能吸取了前车之鉴:有位监狱的大队长,在职期间贪了公钱,被举报被撤了职,没权后笑脸和吹捧都没了,有甚者──他在前面走,后面有人骂他,吐他。他没经受过,这次考验和打击,突然得了脑淤血死了。

再看房科长:被撤职后,没事出去和别人、打打麻将和唠唠嗑。要不去逛商场。别人给他颜色看,他也不在乎。他平时说话无意中,总带着两个字“能挺。”

今天房科长进来咋没理他,还板起胖脸。 看着房科长又犯疑。难道又恢复原职了。不能,房科长因受贿犯人家属的钱犯了事,监狱议论纷纷,说房科长在位期间收贿的上百万。整不好他得判个十年、二十年的。别说复职,说不上哪天他就得被抓起来。

有气,你个要判刑的人,还在我这拿架,还想装牛。 说:房科长你有事,没事请走人,这是办公场所,外人不许在这停留。

房科长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你们科就你一个人,哪些人呢。

“你找他们干啥?”

房科长转身大步的走了出去。

来了气你还装,一个犯了罪的人,你还犯病,看你都来气。 走出来狠狠的吐了他一口。

房科长回过头来、俩眼一瞪: 你吐谁。

说:我是今天吃咸了。

“铃铃。”屋里的响起来。

跑进屋抓起。

“你是?”

“我是人事科的小李,一会房监狱长到个科室去检查工作,你们做好接待工作。”

“哪个房监狱长?”

“就是原先狱政的房科长呀。”

撂下,傻坐在那里。他没被抓,还升了。“嗐。”我为什么刚才还吐了他!

共 14 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非常搞笑又充满讽刺意味的一篇小说,不但写出了也写出了人生的世态炎凉,也生动地刻画出一个人在身份变化之间所体现出的微妙心理。房科长长官后便患了严重的耳病,对普通同事的问候充耳不闻;犯错误被降职后耳病突然好了,而且倍加亲切;再次升官后又重新板起了脸。在作者跌宕生动的描述中,一个现代版的官场变色龙展现在读者面前。【:瞳若秋水】

1楼文友:201 - 09:20: 7 谢谢,瞳若秋水老师的好评。鼓励时希望 老师赐予它的不足。

2楼文友:201 - 11:18:10 应该说作者对生活观察入微,才能把房大领导的转变写得活灵活现。若作者能把内容深刻化,相信会更加精彩。问好。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楼文友:201 - 11:28:5 感谢,瞳若秋水老师赐教。我会在这方面努力的。

灯盏花药业经营产品

云南弥勒灯盏花药业

灯盏花药业都有哪些产品

吃什么治疗腰痛
灯盏细辛价格多少
生物谷灯盏花滴丸治什么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