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何人

孟婆何人?不说想必你也知晓,你今生或许见不到奥巴马或者潘基文,但不会见不到孟婆。不管你天纵英明还是蠢笨如猪,任你富甲天下还是身无分文,迟迟早早你总归会一睹其芳容,并且心甘情愿喝下她为你精心熬制的迷魂汤,潇潇洒洒直奔未来。孟婆在阴间之名如雷贯耳光耀天地,各路神仙以其为偶像,得其一瞥即魂不守舍,常有崇拜者围于她的窗前泪流满面地弹琴歌唱,古往今来,很有几位痴情种子绝望之余为她投身忘川殉情自尽。

先别说我胡吹,爆段绯闻你便知小可何人,某年某日,忘川之畔,奈何桥头,你我终归会有一晤。届时你自知吾辈威风手段,知趣的尽早巴结,迟到最后再攀交情套近乎可休怪老夫翻脸不认,呵呵。

实不相瞒,那孟婆与余实是情人,此情绵延千年维系至今也算得笃厚,足可感天动地惊鬼泣神,梁山伯祝英台之流焉可与吾辈同日而语?我二人你侬我侬卿卿我我,绯闻闹得仙界无神不知,连王母娘娘都召孟婆过问,笑慰她道:“难得古渡这有才有貎有情之人,哀家得之亦不放过。哪日哀家定与爱卿赐婚,成就这段千古良缘。”

人间婆字总与鹤发鸡皮老态龙钟相连,诸位若以为孟婆亦是腰躬背驼,褶子满脸的凶神恶煞,实在是大错特错。那孟婆姓孟名婆,虽岁过数千,看去与二八无异。面似桃花,唇丹如珠,双眸秋波滢滢,一笑千娇百媚。更兼细腰纤纤,乌丝如云,实为仙界一等一的美人。那年王母娘娘在瑶池举办盛大蟠桃宴请她光临,我做为她的贴身秘书亦陪同前往。席间,为助众神之兴,嫦娥舞一曲《月宫霓裳》,博得掌声一片。孟婆乃好胜要强之人,自然不甘示弱,亦舞一曲《忘川情歌》,舞姿曼妙,激昂处如雷霆万钧,柔情处如弱柳扶风,其姿似风中之荷,其容若梨花带雨。众神看得如呆如痴,掌声竟震得瑶池浪起三千,水溢天界,弄得下界洪水泛滥民不聊生,百姓们很是苦了几年。孟婆一曲舞罢,那位大名鼎鼎的天蓬元帅口水就流下一丈多长,弃了嫦娥,夜夜偷偷跑到忘川河畔弹着吉它吱啦怪叫地唱起了情歌,妒火中烧的我乘其不备一脚将其踢入川中,顺水漂流至云栈洞,若干年后方被孙行者收伏做了唐僧西天取经的徒弟。

谦虚点说,在孟婆茶店我就是个打工仔,有别他人的不过是长相排场些,谈吐斯文些,举止优雅些而已。那年我正豪情万丈地为民请命,大骂暴秦无道,不幸被冤入狱,历经老虎凳辣椒水之后,终为赢政老哥忍痛坑杀。阎罗王念我一介书生,胸怀正义,为民殒命,且生前洁身自好绝无半点劣迹,敬佩我之为人,不忍让我像那些罪恶累累的芸芸众生一般入油鼎抱铜柱,亦没放我转世托生继续受苦受难,留在地府当了他老人家的书记官,整天趴在满是霉味的生死薄中查阅来此报到的每个人的是非功过,以便阎罗依法论处。

我在那里等来秦始皇又等来胡亥,在阎罗前狠奏一本。爷儿俩分别尝到了地狱酷刑之烈,然后下纸公文,将其发配到穷乡僻壤做了一牛一猪,这才一抒心中块垒,辞别阎罗,欣欣然奔轮转王处投胎转世。既然暴秦已亡,人间阳光灿烂,定有我用武之地。我可不想在阴间白白糟蹋了满腹学问,日日做些初中生都游刃有余的单调工作。

我乃自愿要求下派的官员,一路风风光光,不仅衣着光鲜亮丽,而且乘一高头大马,心中充满对新生的向往,气宇轩昂得如皇帝临朝。各地得知阎罗王的亲信要去投胎转世,事先早做好欢迎准备,黄土垫道,净水洒街,官员们蹶腚作揖殷勤备至,顿顿琼浆玉液山珍海味吃得发腻。出了轮转王府,四野便有些荒凉,衣不蔽体遍体鳞伤的鬼魂屡屡不绝,到处是哭号哀鸣,热躁躁的风里满是腥臭和汗酸。沿途站满手执钢叉面目狰狞的小鬼儿,对行动迟缓者非打即骂。看我气度不凡且官服在身,倒是恭敬有加。沿途黄沙漫漫如同戈壁,没有树荫,更没有驿站,我骑在马上,口干得窜火,只到黄昏薄暮时分方遥遥望见前面有一茶肆,高高一面幌子迎风飘摇,上书“孟婆茶店”四个大篆。

孟婆大名我早有耳闻,据说她的茶中皆掺有她的秀发,其味清纯香烈,兼有健脑补肾之妙,路经各级官员皆喜进店小坐,即为解渴,更为一睹孟婆芳容。看那帮饿魂被小鬼驱赶着纷纷涌进茶店后院,便抢先一步坐于正厅,高喝快快上茶。透过窗棂后望,院内支有不少低矮的草棚,黑压压的人群或蹲或立在里面,店小二提一大桶,一碗碗分食茶水。看他们一个个牛饮驴吃,我更觉口干舌燥,气恨恨将桌子擂得山响,却无人理睬。直待那小二忙完,方端上一碗棕红色的茶水与我,味道好像不似传说那般诱人。我饥不择食正要痛饮,不想里屋门帘一挑,冲出一人,抬手将茶碗打翻。我正想发飚,抬眼见原是一飘飘如仙的少妇,正满面含笑,深情地看我,身子先自酥了,一脸怒容赶紧换作笑脸,起身一揖到地,曰:“小可唐突,冲撞了娘子,抱歉。”

那人嫣然一笑,回身从柜上端过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盏,款款递上,道:“客官请用此茶。”声音如玉磬银铃,又似深涧清泉,那茶亦是湛青碧绿,清香绵绵,一嗅即觉神清气爽,令人未饮先醉。我感激地唱个肥喏,大胆问道:“敢问娘子芳名?”

那女人回一喏道:“奴家孟婆是也,受阎罗王委派,在此开一茶肆,供前往他乡投胎的诸位消渴解乏,忘却前生烦恼,一身轻松投身来世重新过活,免去无谓忧愁。实不相瞒,方才先生欲饮之茶乃奴家祖传秘方特制,曰迷魂汤是也,饮后完全失忆,不知何来,亦不知何往,听由差遣,心甘情愿走过奈何桥涉过忘川,到达彼岸,再不知己为何人何物,或转世为人,或转世为畜,各人自有各自造化。奴家看先生仪表堂堂气度非凡,实非世间浊物,为先生再度投胎人世深感惋惜,不忍看你饮那迷魂之物,再赴人间受苦受难,这才不揣冒昧,打翻茶碗,望先生见谅。”

“大姐客气,小生感激不尽,只是我想此时世间暴秦已亡,正需我辈饱学之士前往教化众生,重振朝纲,施儒家之术以救世,岂能蜷缩于此苟且偷安?小可实在于心不甘。”

孟婆微微一笑道:“先生之言差矣,先生前世之学,走出此门即全化乌有,据何教化众生?据奴家所知,先生此番投生于一深山贫寒之家,乃草根阶层,焉有学文深造之机?且命运多坎,穷一生之力温饱尚自顾不暇,何谈救世济民?以奴家这见,先生不若放弃这念想,留于我处,与小女同志连心,共同打理此店,更有机会略施小术惩恶扬善,救危扶困,比你做一介草民不知功大几许焉,何乐而不为呢?阎罗之处我自有分说,如何?”说着,她瞟我一眼,那一眼即令我这干熬了多年的躯体血脉贲张,烈火熊熊,遂下定决心,留下,在此温柔乡里静观事变,待机会合适再做道理。

通往忘川之路虽为阴间交通要道,却日日如大军过境,拥塞难行,差官驱赶着投胎的灵魂蚂蚁搬家一般,队队行行群群,挤挤挨挨摩肩接踵,披枷带镣者有之,麻绳捆串者有之,散做一群者亦有之,皆憔悴如饿鬼,哭哭哀哀,声动九霄。漫漫长路仅有孟婆茶店,绝无任何打尖落脚之地,生意之好可想而知。几百号伙计三班轮流尚应接不暇,孟婆就令我注意物色,发现投胎转世中有模样顺眼,机灵能干的就给小鬼塞点红包留下。

差人们将那些乱七八糟统统赶进店来,坐于一旁,双眼瞪成铃铛,盯着店小二挨次供给每人一碗迷魂汤。那些人早渴得满嘴大泡,见茶便蜂拥而抢,唯恐没了自己那份。却也有明白的,或躲或拒,差人岂是好骗的,个个目光如炬,发现即挥舞钢叉插将过去,先用叉子固定住那人脖颈,再用削尖的竹管插入其喉,咚咚直灌下去,休想逃脱。

人们饮了迷魂汤后便不再哭泣,一个个呆瞪着空洞洞的两眼呵呵傻笑,也有像疯子一样且跳且舞,好像拾了元宝一般,不待差人驱赶,便争先恐后直奔奈何桥而去。

孟婆天天忙得脚不沾地,却不忘与我忙里 共享云雨。虽说我的职位仅是秘书,说话倒是一言九鼎,无人敢违,就连孟婆对我言听计从。不管工作多忙,她从不忘关照我衣食,生恐我哪儿不满,并派两三个小鬼贴身服侍。无聊之时我便摇柄鹅毛小扇坐在门口唯一的树阴下看那些愁眉苦脸的投胎之人,见有面目良善的便亲民领袖一般招呼其近前问话。偶尔也发发善心玩玩调包,若是穷苦之人便令其转生富贵之家,本为畜牲的托生为人,让穷的富富的穷。对那些几世为官又面目狰狞之人犹不吝啬,大多塞入畜牲之群。看着他们或感激涕零或跪地哀求,心里自有一份快意和满足。这一切不过花几两散碎银子即可令其人生乾坤倒转的勾当,倒真像孟婆所说只肖略施小计,便能惩恶扬善扶危济困。

不过其间也有令我后悔不已的事,我花钱将一嘴边有痣的猴子从畜牲群里提拔到人群,并买差官改写它来生前程,让其来生为官,并叮嘱它且不可贪赃枉法,要为民做主。那尖嘴猴腮磕头如捣蒜,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了好多感恩戴德,定视百姓为父母的话。不想后来这小子竟然恩将仇报,对我一路穷追猛打,必欲制于死地而后快。此是后话容后再表。

话说这日我正于树阴下饮着明前的碧螺春百无聊赖,抬眼看见拥拥挤挤的转投羊胎群里有一天姿国色的少女,不觉动了怜香惜玉之心,独自走上前去,往差人手中塞些银子,而后用下巴示意。差人讨好地介绍说,此女前生乃富商之女,天天锦衣玉食纸醉金迷,前些年突然天翻地覆,官家没收了其财产,将一家人统统关进大狱,她经不得苦难,不久便香消玉殒。轮转王说她前世有孽尚未偿清,罚她今生为羊继续偿还。

“大人您想,羊到人间,最终还不是人们盆中一道菜?嘿嘿。遇上您老那真是她造化哩。”那差人往我近前凑凑,“此不过一畜牲,世间有她不多无她不少,任凭大人发落就是。”色迷迷地冲我一笑,令她随我去。她哭跪于我的面前,求我一定救她脱此苦海再度为人。我说:“我可不是趁火打劫,只是我一见你就爱上你了,若你答应来生做我的妻子,我定然想法子让你下世为人并生于官宦之家,如何?”她马上破涕为笑,拉着我的手撒娇撒痴地应承下来,还指天赌咒地发了通誓言。我从草丛里觅一红色花瓣贴于她的眉心说:“来生我看到你眉心这颗红痣就能找到你了。为了你,我也不在此当什么神仙了,与尔一同投奔人世,来生咱快快乐乐白头偕老,如何?”

看她连连点头,我便在那花瓣上吹口仙气,说:“咱相约来生,不见不散。”

我本就是个没定性的,在此以人间算来也有数千年之久了,早已烦腻不堪,正想去人间逛逛,恰恰碰上这如花似玉,活该咱老古命犯桃花,与孟婆不辞而别,领那姑娘急匆匆挤入人群,搀扶她义无反顾地走过奈何桥,直奔人间而去。

以往我从忘川此岸遥望彼岸,但见那青山绿水间繁花似锦春光明媚,好一派神仙境地,早不似我记忆中那般战火纷起鸡犬不宁民不聊生的样子。不承想那只是幻像,脚一踏上登时天昏地暗阴风惨惨阴森砭骨,竟不似阴间温暖。我两眼如盲,身重如磐,法力尽失,只得嘴里呼唤着姑娘东摸西找。正自焦躁,忽见前方一团微光,想姑娘定然已奔那亮光去了,便呼喊着追将过去。愈往前行愈是难走,四周如堵,挣扎着挤过,却似被人扼住喉咙一般难受,我啊啊几声便窒息昏厥,待重新睁开双眼,眼前早是另番天地,有团浓浓的血腥之气笼罩着我,一张干枣似的老脸正咧着缺齿少牙的黑嘴冲我傻笑。几张黑黄的瘦脸同时凑上来,齐道:“好,好,是个带蛋的,老古家这回总算有后了。”

我降生在了一个贫穷的小山沟里,四围山不算大,倒也绵延起伏无尽无休。那时全国上下正大炼钢铁闹得风起云涌,村村点火处处冒烟,门前不远的小山上亦是烟火腾腾,大大小小的喇叭这里那里吵架似地没白没黑齐呼乱叫,时有锣鼓之声咚咚铿铿从街上经过。

好在我犹记得前生及阴间的生活,虽为婴儿,思想却老道,本生而能言,怕人视为妖孽遭遇不测,直到六个月后方战战兢兢开口说话,出口即语惊四座,邻里皆以天才视之。后读书进学,从不听老师浅薄无知的红口白道,次次却能考满百分,且过目成诵,十岁即刷刷点点写万言作文,《论语》《春秋》未学却倒背如流,老师视我为怪,均不敢教。我的大名不胫而走,传遍四方。目不识丁的父母引以为傲,以为奇货可居,常令我于人前背诵古文哗众取宠。我心中暗笑,吾本经天纬地之才,熟读儒家经史,总有一天会出人头地,不然当年秦始皇那老东西何以会单单将我活埋?我心里惦念着那位眉心有一花瓣痣的漂亮姑娘,坚信只要我名震天地,迟早有天她会看到我认出我找到我投入我的怀抱的。不过我年龄尚小,荷尔蒙还忙于其它,对异性根本没有感觉,对她倒也不十分想念。

待我对她想念的如饥似渴之时,我也就进城上了高中,而且意外地遇上了她。那是令我终生难忘的相遇,因为从那天起我便成了全校知名人士,人人知道我是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忘了撒泡尿照照自己姓字名谁的二百五。驻校工人宣传队郑重其事地找我谈了话,好像还给了个警告处分。但我知道那确实是她,只是她肯定喝多的孟婆汤,忘了奈何桥畔的约定。

她依如先前,高挑挑的个子,白生生的瓜子脸,一双媚眼秋波盈盈,眉心一颗红痣,似镶钳一枚宝石,两道柳叶弯眉如二龙戏珠。衣着是那年代最最时髦的蓝裙子白衬衣,脚蹬一双雪白的网球鞋,两根扎着红蝴蝶结的短辫随她跳舞一样的步伐频频跳动。我一下窒息了,顾不得羞涩,兴冲冲赶上前拦住她的去路,问:“哎,我总算找到你了。你还记得我吗?”

共 782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前世今生,世间的人是有轮回的。无论你前世多么荣耀,或者多么贫寒,也或者有什么深仇大恨,只要在转世前喝了孟婆汤,生前的事就会忘得干干净净。也有人非要逆转乾坤,带着生前的记忆寻找曾经的约定,结果处处碰壁。小说是以第一人称我来叙述的,虚虚实实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尤其是手法老道,语言辛辣,寓意颇深。【编辑:红荆】【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10-09-15 10: 2:25 呵呵1老师好文笔。

回复1 楼 文友: 2010-09-16 11:49:54 谢红荆编辑!辛苦!

2 楼 文友: 2010-09-15 12:14:26 嬉笑怒骂的文笔,似傻如狂的境界,亦真亦幻的描述,相信每个人都会从中读到什么,老耕肯定是有所悟的,但是既然作者在后记中有叮嘱,我也不好胡言乱语。正如佛家所言:不可说!

回复2 楼 文友: 2010-09-16 11:50:16 知我者,兄弟也。谢谢!

 楼 文友: 2010-09-15 15:00:58 是这般圆熟老道的春秋笔法,让人在阅读中领悟,在领悟中回味,在回味中会心。人生世间,能够懂得,不犯糊涂,方为上策,上上策。切记切记。此老古心声是矣。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回复  楼 文友: 2010-09-16 11:50:57 在中国,糊涂方是立身之本,呵呵!

4 楼 文友: 2010-09-15 20:20:15 难得糊涂! 坚持下去,你肯定会成功。

回复4 楼 文友: 2010-09-16 11:51:14 谢谢清平关注!

5 楼 文友: 2010-09-15 20: 5:47 读罢大作,令人感慨系之。人生斯世,真糊涂难啊。如真有如此妙汤,还是多喝些好啊!

回复5 楼 文友: 2010-09-16 11:51:48 谢老兄关注!

6 楼 文友: 2010-09-15 20: 6:09 前生今世,转展轮回,亦真亦幻的故事,告诉我们,懂得遗忘的人才是快乐的。师傅好文采,徒儿钦佩。问好师傅!

回复6 楼 文友: 2010-09-16 11:52:12 谢独舞关注!

7 楼 文友: 2010-09-15 21:07:21 没想到孟婆竟这般天仙美貌,而且还与古大哥这般情深。呵呵,大哥你太厉害了,不但胆识过人,文才更是了得。无情人世竟不如孟婆有情,可叹:)

回复7 楼 文友: 2010-09-16 11:52: 4 谢谢冷月!

8 楼 文友: 2010-09-15 21:07: 1 学习老师好文! 自由职业者

回复8 楼 文友: 2010-09-16 11:5 : 5 谢三刀关注。我们这里有种点心叫蜜三刀,香甜异常,不知是不是一种。

9 楼 文友: 2010-09-15 21:21: 小说辛辣讽刺,笔笔机锋,偶尔有几处看似温和,也是皮里阳秋,别有所指。读这样的作品,最大的感觉是痛快淋漓,因为针砭时弊的锐利;其次是佩服作者想象力的丰富,不只有情节,还有细节,有一整个活灵活现的虚构世界。再次,就是对这样继承了“聊斋”(可能还有“水浒”)的优长的作品感到亲切——不管是借古寓今的立意,还是一手流利的宜古宜今的白话。熟读经典,积累在胸,才能在创作时举重若轻,脱化出这样奇特而又非常中国化的文字来。

回复9 楼 文友: 2010-09-16 11:5 :55 兄弟过誉,惭愧!

10 楼 文友: 2010-09-16 1 :52: 先生好厉害!以评书的形式开头,文笔犀利诙谐、机智,嬉笑怒骂,针砭时弊。行文洋洋洒洒,若行云流水,人间冷暖,世态炎凉,跃然纸上,足见先生功力不凡!然先生是想逃世、避世么?我看过先生自介:下过乡、扛过枪、下海被呛……可见先生阅历丰厚,对生活自有一番过人感悟!想糊涂也难。板桥“难得糊涂”是要人大智若愚地入世,先生就能逃得了么?仙境虽好,日日锦衣玉食,又有小鬼听差,风光无限,也不过是文人笔下的桃园!若果如此,不是又少了人生的其他趣味了么?先生还是留下来,和兄弟们,以文为乐,抽烟喝酒,身受世间之苦,心享仙境之乐吧! 漠视三千

回复10 楼 文友: 2010-09-16 20:12:5 呵呵,游戏文字,当不得真,得过且过就是。谢谢兄弟光临!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小儿感冒药成分及作用青海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适合儿童的剂型止咳药物
半夜心绞痛
狮马龙活络油消肿好使吗